<div id="ur51x"></div>

    <em id="ur51x"><tr id="ur51x"><mark id="ur51x"></mark></tr></em>

    <div id="ur51x"><tr id="ur51x"><object id="ur51x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<sup id="ur51x"></sup>
        <sup id="ur51x"><menu id="ur51x"></menu></sup>

          利財網

          精心 策劃

          原文發布時間:2018-09-09 00:00
          原文作者:無事洗火炭

          張平新婚不久,就獨自來到這個沿海的繁華大城市打工。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在和平路42號租到了歐小雨的一間房子作為落腳之處。

          這和平路是城鄉結合部的一條老街,在42號里住著11戶人家,每家不過十來個平方,大部分都是外來的租房戶。他們共用一個門牌號,共用一個小庭院。

          張平每天早出晚歸的,干活很賣力,他想趁年輕有力氣,好多找些錢,把房子翻修了,還要給沒出世的孩子多掙一點學費。但是,張平就是好喝酒,人說吃酒誤事,果不其然,一天深夜,張平喝得找不到北,那一溜平房,好像都差不多,半夜三更的回來,竟摸錯了門,摸到了女房東歐小雨的房門處。

          那歐小雨和丈夫離了婚,一個人住著。她剛把門一打開,張平就一把將她摟住了。一個是徐娘半老的過來人,一個是新婚久別家室的男子,于是,歐小雨半推半就之后,二人就成了這事。從此以后,兩人多次偷偷摸摸地攪在了一起,可沒想到,后來歐小雨竟存了談婚論嫁之心。張平就不樂意了。他雖然是一個打工仔,但經過半年的苦熬,也混到了個部門經理,長得也是一表人才,家里的嬌妻也是鄉里的一枝花,至于歐小雨嘛,發廊老板一個,又比張平大了十來歲,他怎會自貶身價?再說,要喝牛奶也不用把奶牛牽回家吧?

          張平一次次推脫,還好幾次拿了錢給她,但歐小雨都不依不饒,還以張平一天晚上丟下的一條內褲作為證據要挾,揚言在圣誕節前必須和她去扯結婚證,說不結婚就以強奸罪告他。張平恨得牙直癢癢,但就是不敢把她怎么樣。他想除掉歐小雨,但明火執仗地行兇就會被公安機關抓獲,一命換一命他可不干。在沒有絕對性把握以前,張平是不敢動手的。

          這天,張平正在和弟兄們喝酒呢,手機響了。他一看來顯,是歐小雨打來的,他連忙放下酒杯,來到門外接電話:“小雨呀……我正在吃晚飯呢……壞了?先把總閥門關了,明早我再給你換,就這樣。”那邊歐小雨還在絮絮叨叨地說著,張平一下就把手機掛了,他心里罵道:“臭娘們,最好被淹死!”原來歐小雨家的水龍頭壞了,漏水不止,她讓張平上她家去看看,張平煩歐小雨再打電話來,干脆就關了機。

          晚上11點過了,張平才回到和平路42號。他見歐小雨漆黑的窗戶緊閉著,確定她已經睡了,這才進了自己的屋里。

          張平喝了酒,口渴得厲害,他提起暖水瓶搖了搖,里面空空的,便來到廚房,打著了火頭,把炊壺放到水龍頭下準備放水,誰知水龍頭只滴了兩三滴水出來,接著聽見的就是隱隱的空氣的回聲,張平隨即反應了過來:歐小雨家的水龍頭壞了,還是自己在電話里叫歐小雨把庭院里自來水的總閥門關了的,咋一轉身就忘了?

          張平恨恨地扔掉了炊壺,咒罵著:“斷水?干嗎不斷氣呢?”忽然,他看著面前的水管和煤氣管,腦袋里靈光一閃,一個天衣無縫的殺人靈感一下子就跳了出來!

          張平打開門,來到院子里看了看,見各家各戶的窗戶黑洞洞的,四處寂靜無聲。他迅速回到屋里,將門關好,然后到廚房里,找來一根塑料軟管,把煤氣管口和自來水管的水龍頭聯在一起,擰開了它們的閥門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他家里的煤氣已順著空自來水管暢通無阻地進入歐小雨的家里。

          忽然,張平又把閥門擰緊了,這倒不是他臨時改變了計劃,而是想到了一個問題:這院子里的所有人家的自來水管全是通的,現在總閥門雖然關了,萬一哪家人廚房里的閥門開著,那煤氣豈不是也要進入他家里嗎?自己這不是濫殺無辜了?還有,歐小雨家的水龍頭此刻到底是關著還是開著呢?他猶豫了一會兒,殺歐小雨的惡念占了上風。他決定孤注一擲了。

          張平出了門,打開了院子里自來水管的總閥門,他是要試一試,聽聽誰家的水龍頭沒關。他豎起耳朵,仔細地聽著各家的動靜。在這寂靜的深夜,只聽見歐小雨家廚房傳來“滴滴答答”的流水聲,其他人家鴉雀無聲。這下張平放心了,他重新把總閥門關好,回到了家里,又把各個細節琢磨了一遍,確定萬無一失后,這才再次把煤氣的閥門擰開了,聽著煤氣流動的“吱吱”聲,他的臉上露出了陰冷的笑容。

          張平出了門,站在門口仔細聽了一會兒,見沒有什么異常情況,就掏出手機,故意大叫:“王胖子,我歸來啰,馬上!一會兒去吃宵夜!”話音剛落,一旁傳來鄰居趙嬸的聲音:“我說張平,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?別把我家小胖吵醒了。”張平連連賠不是:“是,是…… 哎,趙嬸,我出去玩去了,麻煩您給照看著。”趙嬸念叨著:“不曉得又要喝到幾點鐘才回來!”

          這其實是張平在給自己制造“不在現場”的證據,他又一路趕去,敲開了王胖子的門,和幾個朋友玩起了麻將,這中途,張平又溜出門,在巷口的IC電話上撥打了歐小雨家里的號碼,聽筒里的振鈴聲一下接一下地響著,但沒有人接,最終自動斷線了。張平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,舒了一口氣,快步回到了王胖子的屋里。一伙人一直玩到凌晨四點,幾個哥們說去吃燒烤。張平推說不勝酒力,第二天又要上班,甩了兩百塊錢出來買單,然后獨自回了家。張平走進庭院。庭院里照樣靜悄悄的,沒有什么異樣。他進了廚房,把煤氣閥門和水龍頭關了,再把那根塑料軟管拔了下來,卷成一圈收拾好,又仔細地又把廚房審視了一遍,覺得一切都沒有可疑的了,這才倒在床上……

          盡管張平很困,但他不能睡,因為還有一個細節沒有處理好:歐小雨家的煤氣開關現在是關著的,關著煤氣怎么會使人中毒?只是一個很大的漏洞,他必須等待時機,適時出手,把這個細節處理地天衣無縫,這樣,就算警方懷疑是他殺,也不關他的事:在歐小雨死亡的時候,他可由不在現場的確鑿證據!

          張平不停地抽著煙,打起精神等待著。五點半光景,天還沒亮,張平將身子隱在門后,一邊往門外張望,一邊豎起耳朵聽著院子里的動靜。最先是趙嬸家里的點電燈“啪嗒”亮了,一會兒趙叔走了出來,去開院子里自來水的總閥門,這以后,院子里有幾戶人家先后也亮起了燈,在廚房里漱洗、燒水、燒早飯……大約半個小時以后,有人發現歐小雨家里的水直往外漫,于是大叫起來,上去敲門也沒人應答,鄰居越聚越多,有人提議撞門,大伙商議一下,覺得情況有疑,為防意外,于是決定撞門。也就在這時,張平不聲不響地擠在人群里,門一撞開,一股煤氣味撲鼻而來,張平第一個沖了進去,嘴里叫著“快關掉煤氣”。別人很少上歐小雨的家,他張平可熟悉她的家,他最先來到廚房,伸手“關”了煤氣,其實歐小雨家的煤氣開關本來就是關著的呀!

          張平處理好了最后一個細節,這下可真的是天衣無縫了!

          緊接著,有人打了110和120,幾分鐘后,警車和救護車都趕到了,歐小雨其實早就斷氣了,這是鄰居們想不到的,而恰恰是張平早就想到的。

          下午,有兩位警察把張平叫到了派出所,說是協助調查,一個警官拿出一張紙……

          警察把那張紙放在鎮定自若的張平面前,說:“這是昨天傍晚你家的天煤氣抄表單,可今天上午我們勘察現場的時候,發現她家氣表上的數字卻很正常,倒是你家煤氣表上的數字顯示,一晚上你就用了幾十立方氣。這是怎么回事?請你解釋一下!”

          張平癱倒在椅子上,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……


          參考鏈接: 公關策劃公司 上海周年慶策劃 公關活動策劃


          本文如有侵犯您的權利,請及時聯系我們
          3d开奖结果今天
            <div id="ur51x"></div>

            <em id="ur51x"><tr id="ur51x"><mark id="ur51x"></mark></tr></em>

            <div id="ur51x"><tr id="ur51x"><object id="ur51x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ur51x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ur51x"><menu id="ur51x"></menu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ur51x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ur51x"><tr id="ur51x"><mark id="ur51x"></mark></tr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ur51x"><tr id="ur51x"><object id="ur51x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ur51x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ur51x"><menu id="ur51x"></menu></sup>